星辰教育|落花時節又逢君


——走進語文課本中的“長沙篇章”(二)
發表時間:2019-10-12 作者:鐘武偉來源:

唐大歷三年(768),一葉小舟載著顛沛流離的杜甫全家老小出四川,經三峽,沿長江一路向東顛簸漂來。與小舟一道顛簸的,還有風雨飄搖中的大唐王朝。船至洞庭,詩圣寫下名篇《登岳陽樓》,詩中長嘆: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這位最清醒的現實主義詩人,此時再無年輕時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豪情,也無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大志。他思鄉心切,準備暫時投奔舊日好友、衡州(今衡陽)刺史韋之晉,等戰亂平息后再繼續向東回到河南老家,不料卑濕的湘楚成為了他生命的最后歸宿之地。杜甫流寓長沙兩年多,起初寓居在南湖港的一條船上,后移居小西門附近的江邊佃樓,詩人自稱此樓為江閣

家國不幸,詩人不幸,長沙卻有幸迎來偉大的詩圣。杜甫在湖南漂泊兩年多,留下詩篇百余首,其中在長沙所作五十多首,包括他晚年的壓卷之作《江南逢李龜年》: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江南逢李龜年》入選流傳最廣的唐詩選本《唐詩三百首》,現被選入七年級上冊語文課本,可見這首詩是歷代公認的唐詩經典之中的經典。

沉郁頓挫是杜詩最鮮明的風格,在這首詩中得到充分體現,即思想內容博大深厚,表達手法蘊藉跌宕。岐王宅里”“崔九堂前,看似輕松追憶往日浪漫的青春年華:詩人與音樂家李龜年才華早露,經常雅集于達官豪門;大唐王朝正值歌舞升平的開元盛世,給人無限的憧憬與希望。然而安史之亂驟起,國運陡然衰落,昔日繁華不再,百姓家破離散。四十多年后他鄉遇故知,本該是人生一大幸事。正是江南好風景,本應快意賞景敘舊。然而,相逢卻在落花時節,讓人不禁悲從中來,油然想起世運衰頹、社會動蕩和彼此老病漂泊。句中正是兩個虛詞一轉一跌,無限傷感盡在不言中。尋常見”“幾度聞足見兩人交往之深,幾十年后漂泊至他鄉意外重逢,其景、其情、其事足以用《琵琶行》之類的長篇敘事詩表達,而詩人舉重若輕,以寥寥四句述之,尤其是末句落花時節又逢君剛觸及淚點卻戛然而止,讓人欲罷不能。全詩撫今思昔,世境之離亂,年華之盛衰,人情之聚散,命運之無常,以及安史之亂給人們造成的巨大災難和心靈創傷都濃縮在這短短的二十八字中。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河南鞏縣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以別于晚唐小李杜(李商隱、杜牧的合稱),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魯迅先生曾說:我總覺得陶潛站得稍稍遠一點,李白站得稍稍高一點,這也是時代使然。杜甫似乎不是古人,就好像今天還活在我們堆里似的。陶潛未經戰亂,逍遙隱居:采菊東籬下,悠閑見南山。自然站得稍稍遠一點。李白主要生活在盛唐時期,加之個性恃才傲物,豪放浪漫: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凡夫俗子難以進入詩仙的核心朋友圈。即便是寫安史之亂給家國與百姓帶來的災難,詩仙也如仙人般地居高俯視:西上蓮花山,迢迢見明星。……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盡冠纓。故而李白讓人感覺站得稍稍高一點。杜甫處于唐朝由盛轉衰之時,戰亂中他與普通民眾一起輾轉流離,身份就是一位會寫詩的難民。他的詩歌成了百姓的最強代言:戰爭、災難、疾苦為題材,悲憫、憤怒、哀傷為情懷: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云霄。儒家強烈的仁愛精神和憂患意識是詩中最感人的吶喊: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杜甫憂國愛民精神與現實主義作品穿越漫漫歷史長空,永駐普通民眾心中,故而他好像今天還活在我們堆里似的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縱觀杜甫一生,不如意乃至不幸十之八九。即便投奔親友也厄運不斷,前往四川成都投靠好友劍南節度使嚴武,一家得到接濟后暫獲安寧,可幾年后嚴武暴亡,杜甫頓時失去依靠。前來湖南投奔衡州刺史韋之晉,至衡州得知韋之晉已調任潭州(長沙)刺史。當他趕往長沙時,韋之晉卻意外病逝。溯湘江前往郴州投靠舅父崔偉時,不料耒水暴漲,不得不返回北漂,最終客死在汨羅江的一條小舟上。杜甫的生平經歷大致分為四個時期:三十五歲之前的讀書壯游時期,三十五歲至四十四歲的十年長安困守時期,四十五歲至四十八歲的陷賊與為官時期,四十八歲至五十八歲的西南漂泊時期。第一個時期是詩人創作的準備時期,第二個時期詩人開始現實主義詩歌創作,第三、四個時期詩人創作走向成熟,達到現實主義高峰。國家與個人的不幸,折磨了杜甫,也成全了杜甫,使他能深入百姓生活,體驗民間疾苦,洞察戰爭的罪惡與統治階級的腐朽,為他偉大的現實主義創作之路奠定了堅實基礎。

杜甫在湖南留下了他一生中最潦倒、最凄涼時期的詩作,他寫百姓凄苦:萬姓瘡痍臺,群兇嗜欲肥;寫戰爭的殘酷:喪亂死多門,鳴呼淚如霰;寫自身窮苦而心系蒼生:入舟雖苦熱,垢膩可灌溉。痛彼道邊人,形骸改昏旦。難能可貴的是,詩人雖經磨難仍懷有一顆熱愛生活的滾燙之心,他的一些詩歌描述了長沙當時的風物人情,即便現在讀來還使人分外親切。他登臨客居的江閣作《江閣對雨有懷行營裴二端公》,盛贊湘江雄渾氣象:南紀風濤壯,陰晴屢不分。野流行地日,江入度山云。層閣憑雷殷,長空面水文。雨來銅柱北,應洗伏波軍。他游覽岳麓山,作《岳麓山道林二寺行》抒發對古寺幽靜境界與周邊田園風光的喜愛,詩中寺門高開洞庭野,殿腳插入赤沙湖一聯后題刻在麓山寺內檐柱上,成為描繪麓山古寺的千古絕唱。詩圣是民眾對杜甫的最尊稱謂,詩史是民眾對杜詩最中肯的評價。

詩圣的到來,讓愛國憂民為本色的湖湘文化更加厚重。今天,在長沙市湘江大道和西湖路交界處的湘江風光帶上,一座古樸雄偉的杜甫江閣巍然矗立于當年詩圣的客居之處,如同當年偉岸的詩圣在江邊凝視著北去的浩浩湘水。閣中再現詩圣的滄桑與偉大,寄寓后人的敬仰與追懷。進入閣中,你的眼前是否會浮現一千多年前詩人與李龜年在此重逢的動人情景?登閣俯視,你是否能感受到詩人昔日對湘水勝景的由衷贊嘆?憑欄遠眺,你是否能看到曾讓詩人流連忘返的麓山古寺?
(本文源自:http://edu.changsha.cn/html/110018/20190919/5966.html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北京PK10官网开奖 维加斯很难赚钱 pc蛋蛋赚电脑赚钱 烟草要比贩毒还要赚钱 天翼微店赚钱 956娱乐app下载 麦当劳靠房租赚钱 虚拟币赚钱教程 好看视频赚钱 软件 双色球开奖号码 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如何计算基金赚钱 15年零成本赚钱快的加盟项目 重庆幸运农场几多少期 中彩网大乐透走势图表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山东11选5走势图表